古典音樂不是票房毒藥?從一本漫畫談起

     日本可說是亞洲流行文化的主要發源地,在全球化的趨勢下,亞洲各國除了深受美國影響外,經常能夠出奇制勝,投亞洲民眾喜好的文化產品,當屬大和民族了,無論是漫畫、電玩軟體、流行音樂、動畫、電視節目等,都引領著亞洲地區的潮流。在古典音樂市場一片慘澹的今日,由漫畫《交響情人夢》(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直譯為「如歌的野田惠」)廣受歡迎,改編日劇收視率驚人。藉由通俗文化開拓了愛樂人口,引發網路上瘋狂討論漫畫中提及的音樂家與音樂的現象,確實讓人側目。

   《交響情人夢》由少女漫畫家二之宮知子(二ノ宮知子)一手包辦編與繪,在2002年推出,由日本講談社發行,迄今共十六集,尚在連載中。在2006年底,在日本一地已銷售超過一千八百萬冊,更曾於2004年獲得第28回講談社漫畫賞少女部門受賞。東立出版社取得了台灣及香港地區的授權,發行繁體中文版,第十冊以降也都有三刷的傲人成績。
    《交響情人夢》迷人之處在於把古典音樂的演奏與練習當代化,雜糅了年輕學子無厘頭式的舉措,新世代的愛情觀,以及貼近生活的音樂詮釋方法與觀念,一掃過去相同主題漫畫的嚴肅與貴族氣息,讓古典音樂不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和二之宮知子過去的漫畫作品一樣,從《綠色心情》、《天才家庭》到《交響情人夢》,主角都是天才人物,但不是正經八百的資優生,往往有出人意表的惡習。男主角千秋真一在漫畫裡說道:「垃圾堆中,響起優美的鋼琴奏鳴曲,這就是我和野田惠的邂逅。」道盡了個性落差極大的兩人爆笑的交往歷程。


●近觀、褻玩古典音樂的新世代愛情故事

      男主角千秋真一出身自音樂家庭,在歐洲長大,從小就擅長鋼琴和小提琴,也對指揮很有興趣。在音樂大學讀鋼琴科的他外貌與琴藝出眾,卻一心想成為指揮家,他鶴立雞群,心高氣傲,卻不斷有貴人相助,讓他體會出指揮家除了必須具備精湛清晰的指揮技巧、冷靜理智的總譜分析法以及豐富的人文素養外,尊重團員情緒的感受力也相當重要。漫畫中的「千秋王子」從校園樂團、業餘樂團、法國指揮大賽一路過關斬將,終究能夠成為法國交響樂團的常任指揮。
      陪伴在他身邊的學妹野田惠是本書的核心人物,她有絕佳的領悟力,能夠聽過現場演奏或唱片就背奏出來,而且經常以充滿個性的音樂詮釋感動千秋真一。令人發噱的是,這位天才鋼琴少女卻十足變態,家中毫不收拾像個垃圾場、不愛洗澡、偷吃同學便當、偷拍或偷窺男主角等劣行,都以極為天真的表情展現,讓讀者不忍苛責,也激起千秋真一的疼惜之情,將原本志在成為幼稚園音樂老師的野田惠,引導到參與鋼琴大賽,甚至取得出國留學的機會,兩人展開了一段又一段的浪漫故事。
     1969年出生的二之宮知子,具有雙子座的藝術家性格,個性豪爽,偏好杯中物,在1996年所出版的《平成酒鬼研究所》(平成よっぱらい研究所)一書中,她自稱為「漫畫家兼酒鬼研究所‧所長」,可見此君絕非文雅、纖細之流。不過就古典音樂的內涵而言,二之宮知子可是十分用功,她和在福岡大川市開設音樂教室的野田惠「本尊」密切討論,也頻頻走訪東京都交響樂團,為了瞭解雙簧管、巴松管、小提琴等樂器,還會親自訪問日本知名的演奏家,確實讓讀者可以一窺這些樂器的奧秘。
      二之宮知子想必也有心儀的指揮大師,在日本應當是小澤征爾,德國應當是卡拉楊,在美國應當是伯恩斯坦。男主角千秋真一年少時崇敬的指揮大師維也拉,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擔任指揮,顯然是向日本名指揮家小澤征爾致敬,在擔任27年的波士頓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後,小澤征爾在2002年轉任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可謂是日本古典樂壇的一大佳話,二之宮知子讓維也拉穩居書中備受崇拜的地位,自然有其民族意識。至於另一位風流色老頭Franz von Stresemann,網路上已經有網友考證出應當是借用了Wolfgang Stresemann的名諱,他曾任兩任柏林愛樂總監,後期合作的常任指揮正是大名鼎鼎的卡拉揚,如果比對一下漫畫裡Franz von Stresemann的長相,拿掉小鬍子,加上書中所稱「指揮過維也納、柏林、倫敦等世界級樂團的德國大師」,還真和中年的卡拉楊有些神似,這個部分倒是開了大師亡靈一個大玩笑。至於千秋真一在法國指揮大賽中的強勁對手片平,他的招牌動作是在指揮台上跳躍,這一點沿襲自伯恩斯坦在舞台上獨特的「雙腳離地」身影,是老樂迷津津樂道的特點,四平八穩的老派指揮家貝姆就曾說過:「如果我可以像他一樣跳那麼高,我也要試看看。」

●古典也可創新成文化創意產業

      二之宮知子在《交響情人夢》中不僅刻畫指揮家,到了漫畫的後半段,更加強了古典音樂歷史和樂曲背景的解說,隨著野田惠學習曲式分析後,在介紹拉威爾的〈睡美人的孔雀舞曲〉和〈鵝媽媽組曲〉,就較為深入地分析樂曲的結構與形式;在討論浦朗克的〈雙簧管、低音管與鋼琴三重奏〉,也花了一點心思導讀法國六人組的音樂史料,辯證德式低音管(Fagotto)和法式低音管(Basson)的差異,以及世界各個交響樂團捨棄法式低音管而就德式低音管的趨勢;或如野田惠受邀到布諾瓦家開演奏會時,詳細介紹莫札特的歷史、書信書寫風格、重要的樂曲、作者創作背景等,都看得出來二之宮知子希望這本漫畫能更國際化,也更具知識性。
      從古典、嚴肅的技藝或藝術中,發展、創新成文化創意產業,在日本的漫畫圈,絕非新鮮事。晉代張華《博物志》中提到:「堯造圍棋,以教丹朱。」顯見圍棋是中國最古老的技藝,在漫畫《棋靈王》的帶動下,不僅漫畫單行本發行至第16本時,銷售量已破1200萬本,動畫版在2001年10月於日本東京電視台播出後,也獲得高收視率,GAME BOY、PS2、卡片遊戲、文具、飾品、海報、食品…等週邊商品,深入校園生活中,據日本《日刊圍棋》發表的一份圍棋白皮書稱,截止2000年,圍棋人口已由1998年的390萬人回升到了460萬人,漫畫《棋靈王》可謂功不可沒。《交響情人夢》能否具備提振愛樂人口?確實非常讓人好奇。
    《交響情人夢》改編的電視劇在去年底造成轟動,加上專輯CD的大賣,古典音樂藉由文化創意產業的多角化經營,突然成為一個新鮮的話題。《交響情人夢》電視劇於2006年10月16日起在富士電視台播映,平均收視率高達18.8%,完結篇的收視率飆高到21.7%(參照表1)。雖然比不上2001年的《HERO》平均收視率34.2%,或是另一部以音樂為背景故事的《長假》平均收視率29.17%,但綜觀2006年的日劇市場,《交響情人夢》的收視率絕對是名列前茅的。

表一:日劇《交響情人夢》收視率變化一覽表
集 數    放映日期       收視率  
第1 回 2006-10-16   18.2 %  
第2 回 2006-10-23   16.1 %
第3 回 2006-10-30   18.4 %  
第4 回 2006-11-06   18.3 %
第5 回 2006-11-13   19.9 %  
第6 回 2006-11-20   17.5 %
第7 回 2006-11-27   19.4 %  
第8 回 2006-12-04   19.2 %
第9 回 2006-12-11   19.3 %  
第10 回 2006-12-18 18.7 %
最終回 2006-12-25   21.7 %  

平 均   18.8 %

●型男與家畜的浪漫愛情故事

   《交響情人夢》電視劇的成功絕非偶然,導演相當忠於漫畫選角、造型與美術設計,漫畫迷看由玉木宏、上野樹里、瑛太、水川朝美等俊男美女擔綱演出的11集後,應當相當滿意。原本就卡通意味十足的橋段,例如千秋真一幫野田惠打掃房間,找出一鍋變黑的奶油泡芙、長出香菇的陳年內衣褲等場面,或如兩人誇張的打鬧畫面,透過影像慢動作處理,配合演員誇張的表情,演出野田惠的上野樹里在接受訪問時描述,這齣戲不是「美女與野獸」而是「帥哥與家畜」,充分說明了箇中的趣味。
      相較於無聲的漫畫,電視劇場面調度不僅僅針對造型、服裝、美術設計,更可在音樂演奏與音效上著力。導演細膩處理演奏的細節,讓沒有古典音樂職業演出經驗的演員,看起來都有板有眼。加上延請到日劇配樂大師服部隆之(はっとり たかゆき)出手,配合東京都交響樂團和費城愛樂交響樂團的精湛錄音,可以讓樂迷一飽耳福。
    畢業於法國巴黎高等音樂學院的服部隆之,學成歸國之後,曾擔任森高千里、槙原敬之、恰克與飛鳥、廣瀨香美、中森明菜等知名歌手的編曲。1994年他為日劇《發達之路》配樂,從此與日劇結下不解之緣,他的代表作有電影《藏》、《ラヂオの時間》、《誘拐》與《我愛芳鄰》等,以及日劇《正義必勝》、《將太的壽司》、《不平凡的勇氣》與《HERO》等。服部隆之更是得獎機器,曾經獲得1995第19屆以及1997第21屆日本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隨後在2000年和2001年,以《不平凡的勇氣》與《HERO》兩部日劇拿下《日劇學院賞》的最佳配樂獎,樹立他在日本樂壇的地位。在這一部容許他拿出看家本領的戲劇配樂中,他不僅在漫畫的原始曲目,搭配上動聽的配樂,觀眾一時不查,恐怕會以為是那位古典大師的作品。
     服部隆之超越漫畫家的音樂安排,在滑稽的情節中,恰如其份地安排各式各樣的古典名曲,為整齣戲生色不少,許多巧思也可供配樂的參考。例如,在千秋買魚的段落,他心中不自覺湧現出愛意,值此之際飄出莫札特在《魔笛》中第二幕第二十曲帕帕基諾所唱的「如果有個愛人該多好」( (Ein Madchen Oder Weidchen),歌詞是:「一個女孩或妻子,這正是我帕帕基洛想要的,如果我能擁有這麼可愛的小東西,我是否就擁有一切?」真是道盡了千秋的情意。又如,當千秋要轉到指揮系,但色老頭Franz von Stresemann要脅野田惠獻吻,作為條件,背景響起莫札特在《唐‧喬凡尼》第十一幕中,唐‧喬凡尼拒絕悔改,地上突然冒出火焰,在唐‧喬凡尼在驚恐之中,下了地獄,眾人唱出「這是惡人應有的結局!且惡徒都以死亡為應得的結果。」表示對道德的歌詠,Franz von Stresemann的邪惡要求是會落空的,果不如其然,野田惠揮拳擊倒老頭,為千秋真一爭取到生平第一次指揮樂團的機會。
       不過任何改編多少都有不盡「忠於原著」之處,男主角千秋真一啟蒙的指揮老師維也拉,在戲劇中不是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而是捷克愛樂的藝術總監,製作單位還情商馬卡爾(Zdenek Macal)來客串,也為本劇增添了一段佳話。不知道牛耳藝術在今年底邀請馬卡爾和捷克愛樂來台演奏時,會不會以「千秋真一恩師維也拉的本尊」來台,作為宣傳?

●延燒中的「野田ㄈㄟˋ」現象

   《交響情人夢》電視劇雖然已經下檔,但「野田ㄈㄟˋ」爆紅的故事還沒結束。動畫版也從2007年1月開始於富士電視台的NoitaminA節目中播映,深夜放送的電視動畫版已創下了史上的最高收視率紀錄5.4%。以原作同名的電玩,在今年春季由「南夢宮萬代發展股份有限公司」(Namco Bandai)推出,是一款適用任天堂DS平臺的遊戲。在漫畫、偶像劇、CD、動畫和電玩的推波助瀾下。雅虎奇摩的影劇中心最近的分析更指出:秋季檔爆紅的日劇《交響情人夢》,因為玉木宏帥氣的「千秋王子」演出,意外帶動粉絲聽起交響樂,讓該劇的原聲帶竟然大賣20萬張,創下日本樂壇另類音樂奇蹟。
      二之宮知子在最近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希望近兩年內可為《交響情人夢》劃下句點,單行本的數字則約莫會在二十出頭左右。目前漫畫才發行到第16集,看來變態的野田惠和萬人迷的「千秋王子」還有得糾纏。連續劇事實上取材的是漫畫的第1到第9集,後面還有許多異鄉的故事可供取材,既然收視率長紅,應當拍攝續集有望,搞不好還有劇場版(電影)攝製的可能性?
     台灣到現在還沒有正式代理日劇、原聲帶發行,但是網路已經討論得沸沸揚揚,看來《交響情人夢》現象勢必從日本到延燒台灣。如果能藉此吸引更多閱聽人喜愛上古典音樂,漫畫或日劇作為新興的媒介,誰曰不宜?

【本文刊登於MUZIK雜誌‧第五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