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MBC於去年9月推出了萬眾矚目的年度大片《太王四神記태왕사신기》。此部連續劇備受矚目的原因,除了這是勇樣睽違小螢幕三年之後的首部作品外,還有斥資13億的大格局也讓人吒舌。但是這部連續劇推出之後,馬上引起中國方面的抗議,據說韓國人「又」改變了歷史事實,甚至之前有新聞表示中國將禁播此片。不過,我個人是覺得既然此片已開宗明義的表示這是「神話」,神話原本就是不真實的東西,因此他們做了一些改編也無不可。因此,我們觀賞的重點應該在於整部戲劇的結構和呈現方式是否完整,而非是否合乎歷史事實。況且,歷史不會因為《太王四神記》的推出而有所改變,歷史始終是歷史。


《太王四神記》主要是在敘述高句麗第十九代群主故國壤王之子談德的故事,他又被稱為「好太王」,生於公元374年,卒於412年,屬於韓國的三國時代,他先後打敗了契丹、百濟,並鞏固了高句麗在中國遼東的勢力。我不甚懂這段歷史,也不想去圖書館翻閱相關史書,因此對於韓國將遼東視為西百濟的觀點無法提出具體的質疑,不過若是站在「連續劇始終就是連續劇」、「神話始終是神話」的觀點上,這也就不是那麼重要的問題。因此,以下我將回歸到神話。


(桓雄與棲梧。就是這副景象讓嘉真妒火中燒,想來個玉石俱焚。我說勇樣阿,你的造型也未免太像《魔戒》中的精靈了吧!)

在高句麗的神話時代,掌管地火的虎族殘暴的屠殺異族,因此上天派下天帝之子桓雄(勇樣飾演)和三神守護大地,企圖阻止虎族的野心,同時也建立了一群桓雄的子民。然而,韓國連續劇中最喜出現的三角戀,在神話中還是出現了。與桓帝對立的虎族的神女嘉真(文素麗飾演)竟然愛上了奪走她的地火的桓雄,甚至因此不惜殺害虎族的長老們,想要投奔桓雄,當桓雄的子民。就在她狂奔到桓雄的領地時,卻發現桓雄不僅將原本屬於她的地火傳給熊族的棲梧(李智雅飾演),並選擇她為大地之母。嘉真妒火中燒,不僅重新回到虎族,更變本加厲的屠殺桓雄的子民,甚至在棲梧產下桓雄之子時,攻入熊族,並帶走桓雄之子,企圖以此見桓雄一面。然而,就在棲梧帶的剛生產完的身體前往約定之處時,嘉真卻將孩子往山崖下丟,這讓棲梧悲痛欲絕,變身成為黑朱雀,無法克制的向大地噴出憤怒的火焰,即便桓雄已拯救小孩,但是仍無法平息棲梧的憤怒之火。在三神也無力阻止之下,桓雄拉起天弓,射殺了他最愛的女人棲梧,而嘉真也跳下山崖。此後,上天為了平息黑朱雀帶來的大火,下了七天七夜的大雨。而悲傷莫名的桓雄決定離開凡間,離開前,他將玄武、青龍、朱雀、白虎四神化成神物封印,並立下千年之後肅慎王將從新回到人間的約定。


(小談德,韓國的國民弟弟俞承豪飾演。想起來了沒有,就是電影《有你真好》中那個死小孩!現在已經變成國民弟弟了。據說連崔智友都公開表示是他的影迷!)

兩千年之後,在肅慎星最閃亮時生出的談德(勇樣飾演),被天地神堂認證為是未來的肅慎王,在山林間被默默保護著,並沒有人知道談德是在肅慎星下出生的未來的王,因此大家都以為同是在肅慎星下出生的淵虎凱(尹榮泰飾演)才是真正的王。也因此當小林獸王臨終前排除眾議,執意將王位傳給弟弟壤王的舉動,引發了群臣的不滿,特別是淵氏夫人。由此,壤王為了保護談德,利用流言把他塑造成了一個無用、愚笨、身體虛弱的太子形象,企圖讓大家忘記談德太子的存在。然而這反而更助長了淵式夫人的憤怒,企圖毒殺壤王。就在計策快要成功時,卻被小談德識破,他不僅用計救了壤王,更讓淵式夫人自殺身亡。從此,虎凱視談德為殺母的仇人,為了報仇甚至不惜讓自己當上肅慎王。


(虎凱是全劇排名第二的悲劇性人物,他的悲劇性來自他的父母對於肅慎王的野望,當然他愛上朱雀之女也讓他沒有回頭的餘地。其實,我始終認為虎凱是全劇扮相最帥的人物,尤其是最後剪短頭髮後。)

而虎族的後代火天會為了奪取上天之力,在肅慎王誕生的那晚,企圖奪取因此而甦醒的四神,然而因為有天地神堂、神木村和四神保護者的阻攔,最終只奪走了朱雀之女祺霞(文素麗飾演),其他三項神物則下落不明。此後,火天會長老(崔民秀飾演)不僅把祺霞送入天地神堂當神官外,還企圖藉由淵虎凱和其父淵加黎之力,塑造出一個為火天會所需要的肅慎王。


(對王火熱的心,朱雀神物的主人。不管是嘉真還是祺霞,她玉石俱焚的激烈性格讓她的人生總是無法完滿,不管是與談德的愛情,或是懷上談德之子後的選擇,而這也使她始終無法擺脫火天會的控制,並導致她最後變身為黑朱雀的悲劇性命運。)

然而,宿命的安排總是默默的牽動著今生的命運,天地神堂的小祺霞與小談德相識了。這場相識相知不僅讓前世的命運在今世再度上演,並且也預言了此後的悲劇。原本相知相惜的兩個人,談德甚至為此不惜放棄王位,以便與琦霞廝守終生,都在祺霞受火天會的操控下認虎凱為肅慎王之後變了樣。而壤王為了不讓祺霞阻礙談德成為肅慎王,也不惜自殺並嫁禍給她。此時的談德卻因為壤王的死而覺醒,這就是傳說中的肅慎王覺醒,並喚醒了代表「黑暗的憤怒」的玄武神物。他為了消弭國內城中的「談德太子為了王位殺了壤王和四大部族的兒子」的傳言,回到國內城,並接受天地神堂的試煉,這個試煉是必須將朱蒙大王劍刺入心臟,無罪者將受上天保護,不會死亡。但是當虎凱愈以此試煉結束談德的生命時,祺霞卻搶過朱蒙大王劍,用力將箭刺入談德的心臟。沒想到朱蒙大王劍在刺入談德的心臟之後卻化為天弓,談德不僅沒有死亡,還通過上天的測試,消除的國內的流言,也讓更多人視他為肅慎王。而原本想要與談德玉石俱焚的祺霞,卻從此確定與談德將有緣無份。


(黑暗的憤怒,玄武神物的主人玄古。繼桓雄的造型之後,玄古和他的神木村的造型設計,實在也很像《魔戒》中的哈比族!不過,玄古小時候真可愛了吧,跟老的時候落差真大,而且也才幾年,玄古你也老的太快了吧。)

因為談德通過天地神堂的測試,但是玄武和朱雀卻各擁一主,因此天地神堂再度發出公告:誰先找到另外兩件神物,誰就是肅慎王。受制於火天會與仇恨的虎凱,馬上號召四萬大軍,出兵前往百濟尋找青龍和白虎神物。但是談德卻反而透過神木村的知識,著手認識高句麗周邊的國家,對談德而言,神物的有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帶領高句麗走向富強。此時,談德之前在國內城「微服出巡」時認識的小混混秀芝妮(玄古的徒弟。李智雅飾演),在這段時間內一直與談德生死相隨,她似乎也漸漸的進入談德的心。但是當秀芝妮發現自己有可能是黑朱雀的化身時,為了談德,她選擇離開她最愛的男人。


(視酒如命的秀芝妮。秀芝妮是劇中很討喜的女性角色,性格古靈精怪、勇敢,卻對談德一心一意、生死相隨,最後還為了避免自己命定的黑朱雀身分會暴走,遠離了自己最愛的男人,但是卻又照顧著這個男人和姊姊祺霞生的兒子,真可說是佛星來的。不過,劇中她射箭的場景,總是讓我連想起《魔戒》中的精靈!)

(這個神話故事實在太長,在此我將快轉。)

在虎凱出兵百濟的這段時間,談德的「肅慎王恐怖鎧馬隊」藉由智慧和戰略,連續攻下十城,並意外在關彌城主棲露(李弼立飾演)身上找到了青龍神物,收服了天下雄城的關彌城。而原本談德希望與虎凱的軍力相配合,以獲取更多的土地,但腦中只有神物的虎凱卻在此時揮兵北方,尋找據說在北方的白虎神物。此時,虎凱的軍隊因為是各路人馬的隨意集合,並無共同的信仰,因此當談德下召表示將視他們為叛軍時,內部開始分裂,最後導致虎凱軍隊的分崩離析。而匆忙逃走的虎凱則因為之前為尋找白虎神物而在北方屠殺各個部族,因而被北方部族追殺。就在危急時刻,談德率領鑄武蚩(朴星雄飾演)的傭兵團趕到,救了虎凱的命,但是虎凱卻不領情,反而趁機偷襲談德,但是卻也意外的讓白虎神物甦醒。

由於之前談德的「肅慎王恐怖鎧馬隊」回國內城時,掃蕩了火天會在國內成的據點,並拿走了朱雀神物,因此可說是四項神物都到齊了。但是故事當然沒有那麼簡單,這幾件寶物就在一陣你爭我奪之後,最後全部落入火天會大長老的手裡,若是在補上王族的血液,火天會將可以重新喚起上天之力。所以,當談德的心臟不可得時,火天會的長老也就將腦筋動到談德的小孩身上。因此當八年之後,秀芝妮終於被談德找到,她身邊的小孩阿植也就成了火天會大長老的唯一目標。而對此事全然不知的祺霞卻也打著另外一種算盤,她欲藉由虎凱奪得談德的心臟,並將上天之力轉給虎凱,自己將隨著談德而死去。但是,既然她是全劇中最為悲劇性的人物,當然劇情也就不會跟隨她的意志。當她看到出現在祭壇上的是她的兒子阿植時,她崩潰了,憤怒至極的她最終變成了黑朱雀。

此時,趕到祭壇的談德原本應該以天弓射殺黑朱雀,以免除黑朱雀會帶給大地危險,但是他不想重蹈前世的覆轍,因為他領會到上天給肅慎王的命題是要解答「人是否可以不用上天之力而管理自己?」。最後談德以「我相信人,雖然人會犯錯」這個答案解答了這個問題,同時並欲將上天之力還給上天,因此談德折斷天弓,朝著天際走去。故事就此告終。


(肅慎王談德果然是聖人,沒有射殺黑朱雀,但是折斷天弓卻會讓肅慎王和神物的主人都死掉,這是歸還上天之力的代價。)

這個故事很長很複雜,人物又多,因此光要說明故事的來龍去脈,就得花上很多唇舌,即便是中間很多地方都以N倍的速率快轉。不過免不了還是要說說我的觀影心得。

首先,我覺得勇樣真的是位優秀的演員,在這部戲中他的表演層次分明,未覺醒前的談德顯出一派天真模樣,但是遭遇到很多歷練之後而覺醒的談德,臉上的天真沒有了,反而多出一種成熟的、剛毅的王者風範。而八年後與秀芝妮再度相遇的談德,雖然為了營造時間的推移而讓勇樣貼了假鬍子,但是因為勇樣的皮膚太好而失去一些說服力,不過這時勇樣身上卻多了一種穩重感,這讓勇樣整體的表演挺為完整。而飾演祺霞的文素麗更是展現驚人的演技,她把祺霞的悲劇性詮釋的很好,可惜她的造型和外型不討喜,總是顯老。此外,劇中每個角色都有一種自我的特色和性格,而演員在詮釋的時候,也都還挺精準,不管是玄古、鑄武蚩還是虎凱。新人李智雅飾演秀芝妮一角尚可,她的層次也挺明顯,特別是在八年後與談德重新見面的時候,她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小女生,全身透露的是成熟女人的感覺。倒是第一次演戲就飾演青龍的李弼立,表情過於單一,內心戲不足,所幸青龍這個角色很討喜,因此他還是受盡眾人的愛戴。還有提一下飾演小談德的韓國國民弟弟崔承豪,他果然是天才小童星,演起戲來比起大人毫不遜色,把小談德詮釋的相當完整。

其次,我想提一下關於製作連續劇的問題。MBC花了台幣13億元製作了《太王四神記》,為此,他們在濟州島仿高句麗王朝的建築建造了國內城。同時,劇中有許多在沙漠中奔馳和兩軍交戰的場景,這些都是劇組遠赴中亞拍攝完成的。這是一種用心,這個劇組願意為他們的連續劇負責,而當劇組用心時,劇中的演員也可以體會到這種用心,並產生共振效應。我覺得《太王四神記》中有這種共振效應,也因此在花絮中,我們可以看到殺青戲時,勇樣和導演金鐘學兩人一起抱頭痛哭的畫面,這個畫面可以說明這部戲拍的有多苦、有多累,拍到勇樣手指和腳都斷了,拍到金導演即使出車禍也都無法好好就醫。我真希望也可以在台灣的戲劇中看到這種共振效應。其次,若就劇情來討論,因為篇幅只有24集的關係,所以部分地方交代不明,前面幾集講述神話故事和幾位主角小時候的故事時,步調顯得緩慢,肅慎王覺醒之路和肅慎王恐怖鎧馬隊的打仗過程則非常完整和精彩,但是到了最後幾集卻很快就八年過去了,欠缺歷程的交代,這裡有點可惜。

最後,若是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太王四神記》的話,我會覺得這是一個講「信任」的故事。談德沒有信任祺霞,認定他是殺父的兇手,因此傷透了祺霞的心;祺霞沒有信任談德,因此當她看到談德與秀芝妮相處時所露出的笑容時,反而堅定了她反叛的道路。談德和琪霞的悲劇在於他們都沒有信任彼此,也因此他們最終無法相守,並搞出這麼大的悲劇。而虎凱的悲劇在於他過於信任他的父母親,也因此當肅慎王的神蹟歷歷在目時,他仍然選擇相信自己是肅慎王的謊言,以完成母親對他的野望,即便是淵加黎最終承認自己的野心在於親手塑造肅慎王,仍無法讓他回頭,而虎凱對於朱雀主人的愛情,只是加速了他成王和復仇的野心。同時,虎凱的軍隊瓦解的原因,也是在於不信任。反觀肅慎王陣營,小林獸王和壤王信任談德,認定他是肅慎王,默默的用生命保護著他;天地神堂的大神官信任談德,即使在群臣的威脅之下,仍然堅信談德無罪;談德信任他的部下,也因此大家都信任著談德,因此不管談德做什麼決定,大家都能生死與共,所以建立了威名遠播的肅慎王恐怖鎧馬隊。這種堅定的brotherhood,不僅讓我想起《兄弟連》之類的美國戰爭電影,也讓我發現這樣的人和人之間最純真、簡單的信任情感,在現在的社會上更容易讓人感動,難怪看到中途時,我會給林妹妹傳「真想跟肅慎王一起去打仗」的簡訊。


(冰冷的慈悲,青龍神器的主人棲露。關彌城主棲露實在是一個很討女性同胞喜愛的角色,原本帶著鐵面具的他,在青龍神物從心臟取出後,真實的面貌就足以讓女性同胞尖叫,沒想到他還有純情這一招。在兩千年前的神話時代,青龍的前身雲師就默默著注視著熊族的棲梧,直到她變成大地之母。然而這份凝視經過了兩千年後仍然沒有改變,青龍仍是默默的注視著秀芝妮,尤其經過兩千年的凝視,他總是比談德還要早感應到秀芝妮的存在。也因此當秀芝妮躲到後燕,而談德等人到後燕協助後燕太子時(談德其實是為找秀芝妮而去的),他感應到秀芝妮的存在,並了解她想要一解相思之苦的心情,還故意引談德到院子喝酒,更讓談德在秀芝妮面前笑了。光看到這裡,女性同胞對青龍的愛戴應該已經爆點了。)



(純潔的勇氣,白虎神器的主人鑄武蚩。怎麼說這個人呢,頭腦簡單的傻大個吧。外表看似凶狠,但是實際上很單純、善良。他和妲菲的感情發展也很好笑,連正直的高禹忠將軍都覺得談德應該下令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會比較快。)


(鑄武蚩在國內城裡上網。這張夠後現代的吧!)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