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一種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感覺,當然,我扮演的角色是待宰的羔羊!

        老王很負責的跟我談了博士階段的培養計畫,但我卻很不負責任的跟他說了轉向問題,沒準備好的時候,怎麼說都是不負責任。不過老王到底是好人,沒有戳破我的說詞,雖然他臉上露出一種很怪異的神色。但不管怎麼樣,總之就是朝留日派讀去吧!這時候突然想念起彭老師書架上的書,雖然沒有圖書館多,但該有的總是有。

        至於課程,我內心大概選定了幾門課,但硬是捨棄了大師,這不僅是大師「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也出於自己的需要,我現在需要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師和理論,而是基礎,畢竟轉向不是開車,調個頭就好了。除了這些,工作也來了,先是翻譯小組的事情,還有魯迅外文藏書課題的小秘書工作,到哪裡都是小秘書的命,這我已經認了,不過可以摸到魯迅以前親手摸過、看過的書,當小秘書也是值得。
       
         雖然羊咩咩說我總是走上歪路,但在老王的調教之下,我想我會走上正路,請大家拭目以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