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瘋狂的看完韓劇《魔王》之後,突然發現原來韓國也可以把推理劇拍的那麼好。但是,同時腦子裡也在想,若是這戲給推理劇的王國──日本來拍,不知道會變成怎樣?好巧不巧,日本TBS馬上回應了我的期待,讓我有機會在這個颱風天來個日韓《魔王》比一比。不過,看完日劇版的《魔王》之後,老實說還蠻失望的,也理解了為什麼這部戲即便在兩位傑尼斯同台競演的拉抬之下,卻始終無法拉高收視率的原因。


比起韓劇的20集,日劇只有11集的長度,卻是要講一個如此複雜的故事,因此,在日劇的版本中,很多角色和劇情都被簡化或改動,比如一開始律師被殺和小女孩走失的情節,在日劇中一眨眼就演完了,但是在韓劇中卻是花了很多時間慢慢的鋪排過程和從中所引發的事件。這樣的鋪排是經過綿密的設計,因為這不僅牽涉到了未來的故事發展,更顯示了律師一角從復仇到覺醒的過程。顯然,日劇對此沒有深刻交代,也因此影響了飾演律師的大野智的詮釋方式。同時,原本在韓劇中,律師是被自己復仇計畫的犧牲者的兒子刺殺,如此會產生一種天理循環的悲劇性,但是日劇中卻變成是被同伴山野(韓劇中的金英哲)刺殺,這就完全失去悲劇感,反而變成是自作自受。當然,最後山野在刺死了葛西(韓劇中的石晉)後,被警察開槍射擊,這就更沒有多大意義了。當然,還有一些小地方也讓人失去懸念,比如律師的姐姐收到記者寄來的CD,在韓劇中是在姐姐拜託護士幫她播放mp3,畫面靜音一段時間後,就接到警察來找她,如此安排,成功的營造出一種懸念,即便我們大概可以猜測出結果,但還是會有一種期待的念頭?更何況最後姐姐的答覆是如此戲劇性。但是在日劇中,他們則是讓CD的聲音出來一小段,故事說的太明白,也就沒有什麼好讓人懸念的了。這些是日劇版經常出現的問題,這些大大破壞了推理劇該有的懸念感和模糊地帶。

此外,在韓劇中運用了許多意象來加強劇情的張力,比如但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伊底帕斯王》 、羅丹《地獄之門》(The Gates of Hell)的雕像和童話故事《穿過隧道》(The Tunnel),我覺得這些都起到深化這段復仇故事的作用,用量也恰到好處。但是在日劇中,有些被刪除了,有些被簡化了,最後就只剩下撒旦和路西法以及《穿過隧道》這兩個意象的使用,這樣實在無法顯露出整個劇情的悲劇性和宿命感,而且原本每集片頭都出現的撒旦形象,在成瀨律師死後卻變成了天使路西法,這種明喻實在很粗糙,也太簡單。而在韓劇中,配樂可說是一大的優點,韓劇的配樂撘配著劇情的發展,不僅大大增加劇情的張力,更讓連續劇得到一個整體感。印象中,《魔王》的原聲帶還曾引發一陣搶購熱潮。但是在日劇中,把嚴志雄的《別愛》換成arashi的《Truth》,把原本低沉、無助的哀歌變成電音動感舞曲,實在無法達到觸動情緒的作用,也難怪我怎麼看大野智都看不出那種悲傷感,反而卻會無俚頭的聯想起arashi在演唱會上穿著閃片彩色勁裝熱舞的模樣。

最後,在角色的設定也出現很大的問題。由於劇情表現方式的關係,讓大野智雖然抓到一個很可以發揮的角色,卻無從發揮起,在劇中完全無法看出這個角色內心掙扎的情緒,而這是韓劇版中很突出的部份。同時,韓劇版「海煙」這個角色,在日劇版變成一個小妹妹咲田しおり,很多話都被她說的太白,也就沒有太大的感覺,而且要一個那麼單薄的小女孩飾演一個具有救贖感的角色,實在沒有太大說服力。而在韓劇中最後替吳承河律師的人生下了結論的「車光斗」,由於他沿路追查11年前的事件,因此由一個最了解事件的人來下結論是非常適合,特別他又是吳承河律師的同事,非常了解吳承河。但是,日劇中改成了由警察芹澤的上司中西說出這段話,我就覺得沒啥道理。另外,韓劇中設定警察吾壽的父親從頭到尾不相信11年前的事情是一件意外,這也影響了吾壽之後的成長以及和父親的衝突,但是日劇中卻讓父親從頭到尾相信這是一件意外,這樣的安排實在不足以交代生田斗真飾演的芹澤直人的成長矛盾。此外,最後結尾那兩隻蝴蝶是怎樣?《魔王梁祝》嗎?這些莫名奇妙的設定,也讓這部戲顯得太不流暢,甚至有一種違和感。

日劇版《魔王》被我批評成這樣,可能很多人會不以為然,並且轉問我:難道不可以跟韓劇有所區隔嗎?一定得跟韓劇拍的一樣嗎?關於這點,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我當然不認為兩部要拍的一樣,若是如此,也就無需要重拍了。但是,剛好有一個先行的版本,所以我用此來說明日劇版《魔王》的缺點和不足,而且透過比較,更明顯的看出日劇版的問題。而這些問題,讓《魔王》的悲劇性和深沉的悲傷都不見了,也讓原本要討論的善與惡、正義與不公、真實與謊言、復仇與救贖、審判與寬恕等問題被淺化(甚至消失)。最後的結果,就是變成一個走味且變調的「魔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