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我高三,那一年,也正是《九降風》中九個青春生命正在轉動的時候。看林書宇的電影時,我感覺到生命中一段已經快要被遺忘的回憶又慢慢的甦醒,那一段被我任意揮霍並已經淡忘的青春印記,隨著《九降風》的到來,又重新回到我的心頭。而那一年,我和他們一樣,都只有18歲!





電影從畢業典禮開始,小湯猶豫著是否該前往學校參加畢業典禮,從此也帶出了他們的故事。一群稱兄道弟的好友阿彥、小湯、阿行、博助、超人、志昇、阿翰,他們一起玩樂嘻鬧,一起性任妄為,一起揮灑青春,然而青春不只是光明燦爛,當欺騙、不信任、懷疑悄然降臨,他們該怎麼辦?他們該怎麼從灰色的世界中看到初昇的朝陽?在經過一連串的考驗之後,引爆他們最大衝突點的事情來了。騎著博助偷來的贓車被抓到警察局的志昇,義氣的背上偷車的黑鍋,卻也因此被退學,但是當小湯和阿行要求博助要自首時,博助逃避了。此時,因為車禍而昏迷的阿彥也悄悄的離開了他們。此後,當被退學的阿行在憤怒中抓著球棒到學校追打博助,博助在眾人面前哭著承認自己的軟弱後,阿行在絕望、憤怒、心碎、悲傷、憐惜等複雜的情緒中,哭著把廁所的門打得粉碎,這時候的青春是多麼的蒼白、多麼的無力、多麼的苦澀!也因此,大家才知道,原來成長需要付出那麼痛的代價!從此,原本患難與共、坦誠相見的七個人,漸行漸遠。



與此同時,七個大男生最愛的時報鷹隊爆發了「黑鷹事件」,當他們發現被最愛的棒球場總是有流氓出沒,球員總是出現離譜的失誤,最後更一個個被檢調單位約談時,他們還能夠相信什麼?青春就是如此純粹,純粹到無法容忍一絲絲的謊言、欺騙與背叛。最後,阿行去當兵,志昇轉學,博助寫信跟教官說明真相,超人對著原本準備送給阿彥的call機掉淚,阿翰憤怒的撕掉棒球閃卡,而小湯則遵守了與阿彥的承諾,一個人坐上開往屏東火車,尋找那個曾是他們共同的偶像的廖敏雄。


(便當便當,揮棒落空;麻糬麻糬,三振出局~~這是我們青春的口號)

電影中充滿著六年級生的符碼──call機、時報鷹、職棒簽賭案、92年的巴塞隆納奧運、郭李建夫、廖敏雄、張雨生、張惠妹、kawasaki、NSR、灌籃高手、少年快報、聖鬥士星矢、撞球、MTV、便當附送的冬瓜茶,我相信六年級生看到這部電影,肯定會想起自己那段年少輕狂的高中歲月。比如我,在電影一開場,看到他們一群人在新竹體育場看時報鷹的比賽時,我就想要掉淚了!當年,我也曾經和同學在球場上,大聲的幫棒球王子廖敏雄加油(雖然我是兄弟象的球迷)。而簽賭案也真的傷了我的心,有好幾年的時間,我忘記了棒球。而張雨生也是我無法忘懷的聲音,當電影片尾緩緩響起〈我期待〉的時候,突然間,我覺得青春的一切錯誤,其實都可以被原諒、被釋懷,因為那就是「青春」。也因此,當阿湯在屏東的球場找到了廖敏雄,事過境遷,我看到落難的棒球王子重新穿上時報鷹的球衣,重新揮動起他的球棒,即便這時電影乍然結束,但是彷彿間,我看到了一顆飛向遙遠天際的全壘打。


(我很想知道,經過了這些年,我們的棒球王子過得好嗎?)

這部電影很多運鏡並不流暢,劇本也沒有寫得很好,因此在過場之間經常無法完整連結,這些大概是林書宇在未來必須去克服的缺點。此外,在角色的安排上,雖然透過一些事件和對話,讓這七個男生都顯示出各自鮮明的性格,但是兩個女生卻顯得平面呆板,尤其是由黃培馨這個角色,感覺好像只是在湊數。同時,有一些伏筆並沒有開展得很成功,比方超人與阿彥的關係、培馨暗戀志昇等等,由於後來沒有展開的很完全,反而讓電影顯得有些許的瑣碎。而與時報鷹事件的連結方式也可以更自然,不需要一直出現張雅琴主播(除非是要諷刺張主播的髮型數十年如一日)。不過,即便這部電影的缺點不少,但這些並不會阻礙我們領略《九降風》,特別是在遠離那段青春歲月的十多年後,如今,我們也正在體會張雨生當年的心情,因此「我期待/有一天我會回來/回到我最初的愛/回到童貞的神采」正是我們的對自我的期許,也是我們對青春的遙念。

看完電影後,我們刻意走《九降風》路線回家,我們經過他們飆車的陸橋,經過了阿彥的「日新運動用品店」,也經過了小芸家的大門,電影的餘味還在不斷的加溫。到家後,我拿出冰箱中的沁涼台啤,一口氣喝掉半瓶,口中哼著「藍色蝴蝶」,然後如電影中志昇對著竹東高中的制服發愣一般,對著窗外的藍天,發呆了半响。


(為青春乾一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