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のときは彼によろしく》是2007年6月於日本上映的電影,根據市川拓司的同名小說改編。當時以長澤まさみ20歲前最後的電影為號召,並搭配山田孝之、塚本高史兩位男主角,以及國仲涼子、北川景子、和久井映見、小日向文世等演技派演員,可說是堅強的陣容。可惜,最後以五億日幣的票房慘敗。慘敗的原因,我覺得是出在「純愛」的問題。

自從2004年上旬的《愛し君へ》和暑假的《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不管在連續劇、電影和小說原著上獲得極大的成功後,開啟了日本的純愛風潮。此後,大大小小的純愛電影和日劇不斷上映,電影方面隨便就可列舉出《いま、会いにゆきます》(2004.10)、《タイヨウのうた》(2006.6)、《涙そうそう》(2006.9)、《ただ、君を愛してる》(2006.10)、《恋空》(2007.11)等等;連續劇方面則有《いま、会いにゆきます》(2005.7)、《白夜行》(2006.1)、《タイヨウのうた》(2006.7)等等。這些大多是由片山恭一、市川拓司、東野圭吾等大眾小說家的作品改編,因此可說這波的純愛熱潮,從影視界一直延燒至出版界,彼此相輔相成的結果,創造出一波純愛的榮景。

然而,我們若仔細的觀察這一風潮,很輕易就可發現純愛的基本公式,那就是「蠢蠢的愛」加「怪病」,若是可以再加上「童年」,那就更無敵。也因此純愛系列從一開始的《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中綾瀨遙的白血病,到《タイヨウのうた》中澤尻英龍華的不能曬太陽的病,到《ただ、君を愛してる》中宮崎葵的不能長大的病和
《そのときは彼によろしく》中不能深層睡眠的病,生病的理由越來越怪,甚至越來越讓人感到驚奇。同時,在女主角總是罹患怪病的情況下,一定要伴隨著一個又帥又深情的男子,並始終對她不離不棄。(我沒辦法想像男主角是納豆或是白雲。)而且,若是依照這樣的情境往下走,我覺得這些男人往後應該都會變成「天煞孤星」,一個人孤獨終老。(我始終認為連續劇《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中的結局安排,比較符合人生的邏輯。)不過隨著怪病越來越多、男人越來越深情,我對純愛風潮也就越來越不耐煩。到底,哪來那麼多純愛?哪來那麼多死心眼?哪來那麼多小小年紀不讀書、搞純愛的青少年?

言歸正傳,《そのときは彼によろしく》也是部純愛電影,而且三個純愛的要點都有了。花梨(長澤まさみ飾演)、智史(山田孝之飾演)和佑司(塚本高史飾演)三個人是兒時玩伴,隨著智史的搬家,三個人斷了聯繫。直到13年後的某夜,花梨回來了,同時也找到了佑司。然而,重新聚首並沒有回到過去的美好,因為佑司出了車禍,而花梨也罹患進入深層睡眠就會一睡不起的怪病。此後,花梨睡著了,而智史在知道了花梨的用心之後,把自己禁錮在寂寞的深處,默默的等待花梨的清醒,直到某夜,奇蹟終於來臨。



劇情很簡單,我就不詳述。但我想談一下劇中一再強調的「牽絆」。電影畢竟只有一個多小時,其中童年的場景大約只能有20多分鐘左右,要在這20多分鐘中表現出三個人之間強烈的牽絆感,實在很難。而且電影中對這些細節也沒有多做鋪排,因此直到電影結束,我始終無法感受到那種牽絆的火花。不過,我倒是感受到了智史和父親、母親三個人之間的牽絆,而這個牽絆透過花梨醒來後的一段話,得到最大的印證。智史的父親(小日向文世飾演)在通向死亡的路上,對著迷路的花梨說:「他在等你,快回去吧。你一定可以在看到他,所以到時候,請替我向他問好!」至此,我才恍然大悟劇名的由來。同時我也回想起,在佑司車禍昏迷時(也是花梨睡著前),花梨寫在佑司畫冊上的信,也向佑司表達了同樣的意思,請他醒來後代她向智史問好。

正如某位朋友說的,當人被逼入孤獨的死角,唯有被親人和愛人救贖,長久禁閉式的等待才顯得有意義。若以此觀點來看,智史被花梨和智史的父親拯救了!(可惜電影中沒有深刻說明為什麼智史始終那麼無力。)若把「救贖」這個議題放入純愛風潮中來看,我們會發現,劇中的男女主角彼此拯救了彼此,讓彼此從孤獨、寂寞、宿命的空間中突圍,不管是在《白夜行》中,或是《タイヨウのうた》中,以及其他任何一部。而當劇中的男女主角互相拯救的時候,身為觀眾的我們也會覺得獲得他們的救贖。原來,純愛影片的意義是救贖,被救贖的對象則是已經不相信純愛的我們。



此外,回到電影中的畫面。導演把電影中的畫面處理的很美麗,透過三菱鏡和水草箱看到的世界,竟是如此的閃亮動人,也因此映照著他們三個人特別光采的童年。場景也是很夢幻,不管是Trash水草店、佑司工作的畫具店、花梨睡覺的地方(醫院還是飯店?我始終搞不清楚)。配樂也很具純愛感。總之,樣樣都是純愛的氛圍,真是高濃度的純愛電影。不過總的來說,我覺得片中最純愛的部分到不是愛情,而是親情。智史的父親、母親與他三個人中無形不斷的牽絆,和佑司與拋棄他的母親之間的牽絆,我覺得真的很美麗,雖然有時候也很殘忍。因此,這部電影雖然打著純愛的招牌,走著純愛的路線,雖然也有意識的要強調親情的純愛,但是導演應該沒想到,前者會被後者搶盡鋒頭吧。

再來談一下演員。長澤まさみ和山田孝之這次的表達方式很內斂,兩個人本來就是有兩把刷子的演員,所以沒什麼好多說,只不過山田孝之實在是純愛大王,在電影中的很多場景,都讓我覺得好像似曾相似,搞不清楚是在《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看過,還是在《タイヨウのうた》看過,抑或是在《白夜行》中看過?山田孝之果然是純愛始祖。而塚本高史的戲份很少,沒有特殊的存在感,可能也因此讓人感覺不出三個人強烈的羈絆,應該要加強他的戲份。此外,不能不提的是飾演智史父親的小日向文世,這位阿伯的演技真是很突出,大大搶了小朋友們的風姿。而劇中的三個小童星的存在也很微妙,讓尚未成熟的小孩談純愛本身就是件怪事。我始終覺得童星是一個奇怪的存在,他們演的太好,我會覺得他們很可憐,小小年紀就已經深知人間疾苦,可是他們演的不好,又會削弱戲劇的效果。總之,微妙。

最後,我在想已經被純愛拯救了兩三年的我們,是否還需要繼續被這種純愛片拯救呢?而在純愛片的純愛招數使盡,什麼怪病都生完了後,還有什麼突破口呢?這大概是比起票房、卡司、純愛氣氛的營造來說,更需要被解決的現實問題。


update:前幾天,朋友問我為什麼純愛電影一定要有人死掉?這問題其實很好理解,因為只有死亡才可以讓純愛得以永恆,也就是說必須把純愛帶進棺材才能確保愛的高純度。要不然,要是男女主角結了婚、生了孩子,難保不會被生活的現實所影響。可見,大家的潛意識都認為純愛是經不起柴米油鹽醬醋茶的考驗!(2008.11.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