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是我在北京認識的一個單眼皮女孩。第一次和她見面是在老王的辦公室,我估計她是被老王臨時徵召來照顧我的。她小我三歲,不過卻老叫我「台灣來的妹妹」。她很熱情,頭一次見面就跟我聊了許多台灣的話題,原本我以為她是因為我來自台灣,所以故意投我所好,後來我才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Kei對台灣的大眾娛樂和流行,暸若止掌,比如她跟我說什麼S.H.E.的奇幻旅程演唱會,我就完全不知道。當時她用力睜開她漂亮的單眼皮,很驚訝的問我:「這不就台灣前幾天的新聞嘛,你怎麼不知?」我只好老實交代,我新竹的住所沒有電視、沒有網路,連僅有的報紙都是過期的。她驚訝的反問我:「這樣你們可以生活喔!」我只好訕訕的承認我的宅女傾向。在她面前,我老覺得她比我還像台灣人。不過也因此,我嗅到了在大陸可能有一個「哈台」的族群存在。

後來一次機會,我到她的宿舍溜搭。她很興奮卻又有點不好意思的拿了她和五月天的合照給我看,這下子,我更肯定大陸有「哈台」族群了,而且,她絕對是其中的一份子。不過等她開了筆記本電腦,桌面不就是我很愛的Hyde嘛!原來,她也是「哈日」一族阿,特別是J家的小朋友們。Kei說,大四時幫報社跑了一陣子的娛樂新聞,所以對這些情報特別熟,之前迷了五月天一陣子,五月天之前則是迷陶喆,因此整個大四都荒廢掉了。不過她帶點羞愧的表示現在對五月天已經沒有那麼著迷,然後無奈的說:「之前還信誓旦旦的跟他們說我永遠支持你們,結果咧,幾個月後就轉向。」

我和這位單眼皮妹妹有很多相似點,我們與香菜、蒜、蔥等香料不太友好,我們都熱愛海鮮,我們都怕打針,我們都喜歡王家衛的《重慶森林》和岩井俊二的《情書》,我們都喜歡hyde的歌和漥塚洋介的電影。我們都是天蠍座,連生日都有歷史巧合,我是孫文誕辰,她則是蔣介石生日。這麼多的共同點和巧合,讓我不禁對老王的安排感到詫異,也再度對自己的好運氣驚訝不已。

Kei總跟我說她很想看看台灣的天空,對於台灣,她似乎有很大的期待和想像。這或許是五月天帶給她的吧!台灣對她來說是一個很難觸摸、夢幻卻又很真實的地方!透過網路的世界,她知道在台灣有一群年輕人和她過著相同的生活,春青卻又無力,亮麗卻又慘然。然而,她卻可能一直無法踏上台灣這塊陸地。台灣對她而言,是一個看似熟悉,實際上卻是遙遠的地方。也許她可以像其他的大陸學生一樣,GRE考超過兩千分,然後收拾行囊,懷抱雄心壯志去征服美利堅合眾國,輕鬆的打敗美國那群傻蛋。然而,台灣卻可能是她永遠無法親自征服的地方。曾聽一個北京的老師說:「去你們台灣特別難,時間也都卡的緊。」而Kei也不經意的跟我說:「我可以去日本、去美國、去世界上任何地方,只要我有錢。可是,我卻去不了台灣。」聽完後,我有點感傷。

那天,在我騎車回家的沿途,我腦中不斷的想,這會不會變成Kei很大的遺憾呢?

(寫於2004年9月12日)

後記:這是我兩年多前的作品,現在Kei已經結束他的碩士生涯,前往加拿大讀博。謹以此祝福在多倫多的Kei一切順利。同時,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的政策雖然有逐步鬆動的跡象,但是所花費的時間遠比我們想像的來的久。希望在不久的將來,Kei可以如願來台灣觀光,如果Kei現在還「哈台」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