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前,意外得到一個前往上海旅遊的機會。考慮了許久,總覺得機不可失,因此也就排除萬難抓緊這個機會。行前,我的上海想像很世俗。我以為上海就是一個很摩登、市儈氣重的聲色場所,商場很多、國際時尚精品很多、夜景很美麗、醉人的歌聲、星巴克很多等等,再加上上海女生膩死人不償命的吳儂軟語,總之,上海就是一個紙醉金迷的娛樂場所。但是去了之後,我對上海卻有了新的看法。雖然我上面所例舉的特色,上海也真是都有,但是除了這些,上海仍是有著霓虹閃爍之外的魅力,這點就容我之後再慢慢道來。

這次上海之行最特殊的地方,在於「雪」。由於反聖嬰現象的影響,中國南方竟然反常的飄起大雪,還造成了雪球般大的災情。當然,總是迎領風騷的上海也不落人後,下起了30年未見的大雪。對於台灣人來說,「雪」是很奢侈的東西,只要合歡山積了幾公釐的雪,大家都會想盡辦法,不顧堵車的艱辛而排隊上山探雪。但是在上海的時候,每天都在下雪,這麼奢侈的雪景在上海卻變成了家常便飯,以至於最後同伴+0甚至說已經對雪沒有特殊的感覺了。這就是吃過雪的苦頭的人會說的話。

每天我們冒著寒冷散步上海街頭,在台灣撐傘通常是為了遮雨,到了上海卻變成擋雪了。我們頑皮的踏在別人都不理不採的雪上,感受著她那細緻的觸感,好好的雪之家族,被我們的頑劣搞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我們興奮的迎接大大小小的降雪時刻,感受著雪絮紛飛時的北國風光,我們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無視外人鄙夷的眼光。鄙夷什麼!我們就是沒見過這等雪景的土包子!

 
(
被雪包圍後仍綻放生命力的綠意)

不過這等興奮感在第一天很飽滿,第二天就稍稍降低一些,到了第三天就開始有些小抱怨,第四天就開始埋怨天地,第五天就巴不得停止下雪。習慣了,也就不願意承受了,雪也就從一開始的幸福變成一種負擔。直到某一天,+0看著地上受過眾人踩踏而顯得烏漆嗎黑的黏稠物體問:「這是什麼?真髒!」我才驚覺原來我們已經對雪麻木了。麻木了,也就放手了!這就是人喜新厭舊的劣根性。



(
虹口區山陰路上的大陸新村一雪景,地上的腳印皆是我和+0的傑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