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北京之後,有個地方我兩三天就要去一次,每次去的時間都不長,大約一分鐘不到,但是我卻和這個地方的關係相當的密切,這個地方就是郵局。

我在北京第一個光臨的郵局是語言大學那邊的郵局,很氣派的地方,窗口很多,人也很多,據說是附近最大的郵局。那次我寄了兩封信回台灣,總價4塊半。可是奇怪的是,在這個郵局門口停車要付兩毛錢,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被騙,可是看大家都在付,我也就跟著付。但是老覺得進去不到一分鐘還得被收停車費(還是停腳踏車),心裡就忍不住嘀嘀咕咕。因此我就打定主意,下次換家不用收停車費的郵局。


第二次光臨的郵局則是在五道口對面華清嘉園裡頭,小小的一個郵局,大概就三四坪大小,裡面只有三個員工,兩女一男。這次我要寄15封毛主席明信片回台灣。去的時候剛好裡頭已經有兩個人在裡面了,再加上三個員工,整個郵局顯得擁擠。我好不容易逮到一個縫隙,就把我手上厚厚的一疊毛主席明信片遞給某位姑娘說:「15張寄台灣的明信片,謝謝!」那位姑娘伸出手接過我那一疊毛主席的明信片,同時也看了我一眼,就說:「一封國際明信片四塊半。」然後她敲打一下桌上的電子計算機,又接著說:「67塊5。」聽完我心裡就開始碎唸,之前寄了兩封信回台灣也才4塊半,怎麼寄一封明信片就要4塊半。不過看一下牆壁上掛的價格表,國際明信片那欄確確實實寫著4.5塊,也就沒有什麼詢問的把錢遞出去。騎車回家的沿途,還在想說寄明信片真是貴,那到不如寫信還來的划算。不過想到不用付什麼莫名其妙的停車費,心裡也就好過許多。而且其實不管怎麼收錢,都比台灣便宜。

第三次寄信,我原本想要趁著到清華上課之前提早出門,拐去大郵局,不過肚子餓的咕咕叫,我當下就決定先去吃個東西填飽已經在抗議的胃,反正也不是很急的信件,上完課可以直接在學校裡頭的郵局寄。這次我要寄的是兩封之前遺漏的明信片,同樣是毛主席。下課後,我拿著地圖要找去郵局的路,不過在校園中繞了一會兒,就是找不到,以我之前曾在清華迷路的經驗告訴我,還是不要繼續找比較好,反正我是沒有看地圖找路的才能,要不這一進去就不知道啥時找的到東門回家。於是,我就決定走五道口回家,順道去華清嘉園寄信,同時也可以去光合作用書屋殺殺時間。

到那家小郵局時,裡頭只有一個人,就是那天幫我服務的姑娘。這次上門的顧客只有我。一進去,我又拿出兩張毛主席遞給她,一樣跟她說:「兩張寄台灣的明信片, 謝謝!」然後掏出9塊錢放在桌上等她收。可這位姑娘動也不動,只是一直盯著我看,看得我覺得有些不自在。心想說反正明信片她收了,錢也擺在桌上,應該就可以走人了吧。正打算要走,那個姑娘說話了:「昨天寄15封明信片回台灣的是你吧!」口氣還很肅穆。我一愣,想著該不會是不能寄「毛主席」到台灣吧!於是就有點膽怯的回答:「阿…是阿。」此時,原本有點嚴肅的郵局姑娘突然綻開了笑容,整個人像鬆了一口氣般的說:「昨天我多算你錢,我還把你的住址姓名貼在櫃子上,打算寫信給你呢。」退錢,退什麼錢?我一臉狐疑。郵局姑娘接著說:「昨天你來時剛好人多,我聽到你要寄到台灣就把錢算成國際明信片,不過其實台灣是算「國內」,所以一封明信片只要一塊半,因此我還要退你45塊咧。你瞧瞧你的地址我還貼在那呢!」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果然我的大名和地址就張貼在那櫃子上頭。當場,我傻眼了,怎麼台灣算是「國內」呢!原本一直說個不停的郵局姑娘似乎發現了我的疑惑,她正經的看著我,語帶十足肯定的說:「我們這寄信,台灣算是『國內』。」同時把40多塊錢塞到我手上。

手中突然多了40多塊錢,其實我也蠻開心的,40多塊錢夠我吃一星期的飯咧。我連忙道謝,然後報以郵局姑娘一個燦爛的微笑。不過,在我就要走到郵局門口時,我還是忍不住回頭又問:「台灣算是『國內』喔?」那姑娘突然站了起來,表情呈現些許抽筋狀態的說:「是阿,是『國內』!」雖然如此,她的語氣卻是充滿尷尬和不自在。

出了郵局的小門,我掏出包包裡的護照和台胞證,凝視良久。之後,我又回頭看看郵局的招牌和裡頭的那位依然笑容滿面的姑娘。這時,我突然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和稱呼我手上握著的兩本綠皮書。

(原作於 2004/09/1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