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我住得東王庄大約步行15至20分鐘,就可以走到五道口城鐵站,城鐵站也就是我們說的捷運站,這裡是一個熱鬧的商場,有許多不錯的館子,價錢也不是太高,一盤不到台幣50元的菜就可以把人撐死。也有很多手機門市、服裝店、唱片行,還有pizza hut、麥當勞、肯德基、星巴克,也出現了兩家台灣人開的蛋糕店和永和豆漿,不過據學姊說都不太好吃。另外也有像極台灣誠品的光合作用書屋,以及雕刻時光咖啡館、酒吧等等。

     學姊相當喜歡雕刻時光咖啡館,她的帥氣老公也一再跟我推薦,而且我現在的住所也是他們在雕刻時光的張貼處意外找著的。(後來住所有些小變動,這又是另一個可愛的故事了。)為了感謝雕刻時光讓我有了一個很棒的落腳處,來北京的第二天我就跑去消費了。我去的時間剛好是晚餐時間,於是我點了一盤蒜香辣味義大利麵,份量普通,口味尚可(我還是比較懷念天母的義麵王) ,人民幣22塊。點餐時我還因為我點了菜單上價錢最高的餐點而有些拽拽不安,不過看著隔壁那個沒人的桌上放著一大杯的花式咖啡,也就好過多了!那杯咖啡的價錢應該和我的麵差不多!不過,後來我發現我對於北京人生活消費的觀念似乎有些錯誤,他們的生活其實已經相當的進步和樂於享受,當然,這僅限於有能力的人。 

      雕刻時光是一個很具有美式風味的咖啡館,咖啡店在二樓,一樓則是一家民族風的小店,賣一些小飾品和裝飾品,還有民族風服裝。一樓大木門推開後左手邊就是一大塊的軟木塞佈告板,上面貼了很多徵求室友、徵求中文老師、徵求英文學生等等的廣告。我的好運氣就是從這裡開始的。二樓的樓梯邊,有許多電影海報裝飾,都是我熟悉的電影,甚至是我家裡有的海報和明信片,果然,電影無國界。不過,這種刻意營造出的藝術感,讓我不斷的想起公館或是東區那邊很多類似的咖啡店。

      在這裡出沒的多是滿口中文的外籍人士,,雕刻時光常被他們拿來當作語言教學或交換的教室,許多老外拿著手提電腦到那裡上網兼喝咖啡,當然也順便彼此交誼交誼,做個朋友。當地的人比較少,不過還是有。我隔壁桌坐了一個打扮的極有女人味的女生,大波浪的髮型,緊身衣裙,踩著5公分高的粉紅色高跟鞋,手上提著一個看起來不便宜的皮包,銀色的水鑽腰鏈在腰際晃阿晃著。我坐在那邊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她幾乎都在講手機,從中我知道她剛從美國回來沒多久,幾天後將要前往歐洲做生意,因此在籌最後的一筆錢吧,電話中也提到她和她的男朋友確定定下來的關係。霎時,我想起了在台灣東區的某咖啡館中,曾經遇過的一個女生。突然之間,對於週遭的環境我感到坐立難安,在這樣的時空下,我有點分不清楚自己到底身處於台北?或是北京?兩個相距遙遠的異地,卻出現一樣的場景。最後,我快速的吃完義大利麵,逃離雕刻時光。

     走出雕刻時光時,天空正飄著一些小雨,我的眼鏡馬上被打濕了,鏡片佈滿一顆顆的雨點,視線有些模糊。因為冷,我用手環抱著自己,企圖給自己一些溫暖。就這樣,我以這樣的姿態,站在五道口城鐵站的交叉口。看著眼前亂七八糟的交通和擁擠的人潮,時髦的年輕男女流竄身邊,手機的聲響不絕於耳,右耳傳來店家播放的梁靜茹的新歌,左耳傳來隔壁男生哼著周杰倫的七里香,眼睛看著劉若英的洗髮精廣告。再度的,我又開始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台北?或是幾千里遠的北京?左眼前這位哼著七里香的男孩,穿著白色T恤和牛仔褲,背著個背包,耳朵上掛著個walkman,恍惚中,我以為見到了我家弟弟。突然,我心中突然浮出了「同胞」這兩個字,這個我在台灣永遠搞不懂的東西,我意外的明白了。


(原作於2004/9/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