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在美國影片中看到這樣的鏡頭,騎著摩托車飛馳到懸崖邊,在馬上要墜落的一剎那才剎住車。人生也是這樣。有些事情就未必一定會那麼可怕的,你可以試著再加點速,使自己在短暫的一瞬間放出巨大的光亮來。

對於還有可能去做出挑戰的同世代的人,我想傳達的是,必須要將正確的東西呼喊出來。呼喊的勇氣是我們必須要有的。

——尾崎豐 (1965.11.29-1992.4.25) 

      八○時代的日本,正值經濟最發達的年代,什麼事情都在走上坡,摩天大樓和青春期的身體一樣,不斷的拔高,當時的松田聖子用她那夢幻般的童音唱出:「啊,我的愛已經隨那南風而去,啊,都到了那薰風吹拂的珊瑚礁」,這是1980年夏天最暢銷的單曲。後來這首歌也成為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大家追憶八○年代的最佳背景音樂,《情書》中的藤井樹墜落山崖後,口中就哼唱著這首歌,《長假》中過氣模特兒小南重整心情,重新找工作時,口中也是哼唱著這首輕快的歌,《美味米飯》也把其納入必懷念的金曲之一。侯季然曾詢問導演岩井俊二關於他記憶中的八○年代,他的回答也非常有意思,他說:「八零年代啊,那是個無聊的年代」,「那是泡沫經濟的頂點,一切事情似乎都很輕易,年輕人都忙著去玩,高爾夫,踏青、聯誼、野餐、衝浪……那時候認真用功的人,都被嘲笑成笨蛋。」而在這樣的年代,出現了尾崎豐。


      尾崎豐是一個在八○年代後半期崛起的搖滾歌手,在他展露頭角的時代,日本的經濟發展快速,物資豐富,可說是日本最富裕的時期。但是與此同時,伴隨著卻是嚴重的校園暴力(數據顯示當時有數十萬計的學生拒絕上學),以及人們強烈的精神匱乏。由此可見,富裕的生活並沒有讓人們在精神上獲得滿足,也因此一種叛逆的、反社會的情緒不斷的在生活中蔓延。尾崎豐生長在這樣的環境,細膩的他馬上對這樣的空虛現狀做出強烈反應。他以強烈的姿態向成人世界宣戰,他將個人體驗譜上搖滾的節奏或動人的音樂,他把個人對世界、生活的不滿,奮力的宣洩出來。1983年,他以〈17歲的地圖〉和〈15の夜〉出道,同年發行個人專輯《17歲的地圖》。此後,尾崎豐以旋風之姿成為日本歌壇最耀眼的新星,並被譽為「十代」(10-19歲)的精神領袖。

      成為十代精神領袖尾崎豐並不快樂,隨著時間與經歷的推移,人都是會變的,尾崎豐希望自己永遠不變的想法,變成他很大的負擔。高中時代的三度輟學事件、與家庭的關係、對世界的憤怒,這些都讓他產生許多的創作靈感,比如〈卒業〉、〈Shelly〉等等。但是成名後的他並無法擺脫精神依舊荒涼的包袱,他吸食毒品、打架鬧事的傳言不斷,後來與齊藤由貴的不倫戀也是讓他更無法成熟立足的原因。

      也許是宿命吧,尾崎豐的傳世名曲〈I Love You〉中顯現的畫面,竟與之後他和齊藤由貴的不倫之戀不謀而合。這首歌的意境非常無助,每次聽的時候,我不免都暗自揣想尾崎和齊藤兩人像貓一樣拳縮在一張床,既無助又宿命的、無法擺脫的景象。那種對生命的無奈、對人生的無力,以及對未來的無法掌握的恐懼感,更加重了兩個人戀情的悲劇性色彩。當然,這段戀情的真實性在尾崎豐死後卻更加傳奇,因為齊藤發表了「尾崎豐是同志」的宣言。

      我對尾崎豐的喜愛來自這首〈I Love You〉,我從這首歌中聽到尾崎豐太多無以為繼的的悲傷。他何嘗不想過正常的生活!有一個美滿的家庭,養兩條狗,在充滿陽光午後,與心愛的另外一半在公園的草坪上看書、嘻鬧。但是他沒有辦法,這不僅是因為他是一個偶像的原因,更是因為他自己的叛逆、不安與不妥協。他認真的發出自己的呼喊,但是現實太殘酷,他呼喊的勇氣卻不足以支撐他現實的生活困境。 


畢業
Words and music by Yutaka Ozaki

校舍的陰影和草地之上那像要把我吸進去的天空
令我感到一種幻象與現實交織的感覺
鐘聲響起,我坐在教室內自己平時的座位上
想著自己在遵從甚麼以及那是否應該要遵從
喧鬧的心,由於覺得
如今自己所擁有的東西毫無意義而迷惘

放學後,在街上遊蕩的我們
在風中帶著浮現出孤獨的眼神,寂寞地走著
在充滿了笑聲和嘆息的店中
我們在玩著波子機,比試誰較高分
沉悶的心,只要找到刺激
甚麼事都誇大地說個不停

甚麼循規蹈矩一本正經,我們根本做不到
在深夜的校園裡,我們把四周的玻璃窗打破
不斷反抗,不斷掙紮,很想快一點得到自由
在與無法信任的大人的抗爭中
就算彼此原諒,到底又能瞭解到對方些甚麼
在感到煩悶的同時,也就此度過
只明白了一樣東西
從這個支配中畢業

大家都在熱烈地談論著打架的事
想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強
頑固地相信只有力量是必要的
告誡別人遵從就代表認輸
就算對著朋友,也要去逞強
雖然常常為此而傷害了別人

很快所有人也墮入愛河,
被愛的說話和理想的愛迷住了
雖說為了生存不得不精打細算
但卻深信愛人時的一心一意
究竟重要的是甚麼呢?是愛還是生存
無法區別而感到迷失

甚麼循規蹈矩一本正經,給我吃屎去吧
在深夜的校園裡,我們把四周的玻璃窗打破
不斷反抗,不斷掙紮,很想快一點得到自由
在與無法信任的大人的抗爭中
就算彼此原諒,到底又能瞭解到對方些甚麼
在感到煩悶的同時,也就此度過
只明白了一樣東西
從這個支配中畢業

就算畢業,我又能明白到些甚麼
除了回憶,我又留下了些甚麼
假如所有人也是被束縛的軟弱羔羊的話
老師你就是軟弱大人的代言人嗎
我們的怒憤應該指向何處啊
今後還有甚麼會束縛我啊
還要從自己畢業多少次
才能成為真正的自己啊

在被設計好的自由中,所有人也不以為意
掙紮的日子也終會完結
從這個支配中畢業

從鬥爭中畢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owdance 的頭像
slowdance

充滿幻覺的輕浮時代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