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2012050241260461  

當革命與戀愛的敘事最後只剩下戀愛時,我們也只能為之嘆息,因為打從五四開始,幾乎很少有作品能夠擺脫這個宿命,到底這是敘述者面對革命/歷史的無能為力,還是戀愛太過迷人而吃掉了兩者的平衡? 同時,敘述者到底應該怎麼去處理「學運/革命世代」的權力與欲望?並藉此勾引出兩者之間互相牽引的張力,重新檢視戒嚴以後台灣民主的發展(包括墮落)。這一點不只是身為編劇和導演的楊雅喆需要重新思考的地方,更是我們全民的課題。

最後,若能將這部電影與大陸婁燁導演導論六四民運世代的電影《頤和園》放在一起討論,我覺得會相當有意思。

 (未完)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