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jpg  

《鋼的琴》要講的不只是父愛,更重要的是要講述下崗工人陳桂林不惜任何代價(或忽悠)想讓自己的下一代升級到具有文化/資本的層次的故事。陳桂林經過無數的努力,甚至不惜偷,都無法讓女兒擁有一台可以練習的鋼琴,因此最後他決定拿出自己煉鋼廠工人的手藝和發揮各種奇想,跟一群下崗工人合力建造一台「鋼的琴」。然而,雖然最後「鋼的琴」被造出來了,但它是否能發出美妙的聲音呢? 我想導演張猛想要追問的問題是這個,而他給出的回應卻是一首悲傷的樂章。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46392347.jpg  

伍迪艾倫的新作《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在歪鼻子的詮釋下,伍迪艾倫式尖酸刻薄、語帶調侃的嘮叨卻變成一種垂頭喪氣,完全缺少了小巨人的光芒。同時,伍迪艾倫電影中的巴黎到底只是美國人的巴黎夢,少了認知,多了想像。說穿了,伍迪艾倫還是比較適合他最眷戀的紐約。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1173_image2_1.jpg    

申俊浩《駭人怪物》的題材雖然是日本酷斯拉式的科幻故事,但卻隱喻了韓國戰後至今的歷史過程與國際處境。電影內那隻因美軍基地隨意傾到化學物質而使漢江內的魚產生變異的怪物,正象徵了一直插手韓半島事務的美國/美國帝國主義。當韓國政府對這隻怪獸束手無策,美國又釋放出錯誤的訊息、混淆視聽,韓國人又人云亦云的情況下,到底誰能打敗這隻怪物? 此外,電影的最後雖然讓金氏兄妹打死了怪獸,但怪獸是否就這樣消失了呢? 大哥的眼睛始終監視著漢江那一幕似乎說明了怪獸隨時可能再度出現的隱憂。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emory_of_murder.jpg        

殺人記憶》講述了一個韓國人的共同記憶。導演申俊浩用1986年至今懸而未決的華城連環殺人案來追溯韓國人80年代的集體記憶。當然,80年代的記憶不只是ㄧ個刑事案件,光州事件之後的白色恐怖氛圍、韓國民主運動、學生運動等80年代重要表徵都出現在電影中。電影最後,象徵國家機器的警察的腳最後被差點被他們屈打成招的人打傷,並得破傷風而被截肢,這或許隱含一種新體制將起的意象,因為1986年正是韓國政府允許人民舉行光州事件追悼會的一年。然而,電影中那個嫌疑犯對警察濫用權力的反抗,並導致最相信科學證據的警察發狂般的朝他開槍,似乎也提出了一個問題:這個新體制是否是正確無誤的? 然而,兇手始終沒有落網,而當初偵查此案的另一警察此後離開警界,成為業務員,這個結局似乎預示了導演對80年代以後至2003年韓國的發展一個悲觀的結論。

PS. 台灣翻譯成《殺人回憶》,但我覺得翻成"記憶"會比較適合電影內容。

slow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